电竞

凶手在哪至今还逍遥法外的8名连环杀手照片

2020-03-30 09:14: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图片来源:网络。

1998年10月17日,凯里市大十字派出所副所长安坤被害,配枪失踪。44天后,凯里市中国银行行长乐贵建一家3口被害。一同被害的,还有邻居刘巧云。

18年以来,曾震动全部凯里的这两起命案,逐步淡出人们的视野。曾经投入数百名警力的专案组成员,换了一批又一批。

但随着正科级官员黄德坤的落马,陈年命案重归人们的视野。

如果没有落马后的指纹比较,没有人相信,他竟与18年前的杀警、银行行长灭门案有关。全部故事,荒谬、残酷且离奇。

2016年11月的一个下午,黔东重镇凯里市阴雨绵绵。

“18年前的灭门案破了。”

即便久在商场,当听到朋友说出嫌疑人名字时,阿贵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阿贵已年过50岁,这些年,他见证着凯里的急速变迁,也目击了这里发生的很多事情。

那个当年惊动中央的银行行长灭门案,让两个断裂的时期重新被拼接起来,也唤醒了阿贵很多回想。

贵州省黔东南州苗族侗族自治州首府——山城凯里地处西南一隅。1956年7月23日,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成立,肯定凯里为州府所在地。1960年代赶上“三线建设”,城内兵工、国营企业林立。

在这个当时还很逼仄的小城,第一批企业子弟们正值年轻气盛。他们各自结势,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乃至成为一种社会风气。而在其中,凯里汽车运输总公司(下称凯运司)和黔东南州建筑总公司的子弟又最为著名。

这个庞大的运输公司人员结构复杂,五分之一来自南下干部,剩下的是凯里本地人和部队转业人员。凯运司的第一代子弟人数庞大,“打起架来,让人畏惧。”阿贵说。

阿贵、黄德坤、潘凯平、安坤年纪相仿,都属凯运司子弟。他们在一个大院生活,在同一个企业学校上学——但未来的命运却彼此悬殊。

在后面3人中,只有黄德坤与他相熟。“我是1965年的人,黄德坤与我同岁,但在学校同级不同班。”阿贵点燃一根烟,堕入回忆当中。

黄德坤之父退伍以后,成为1名客车驾驶员。在这个姊妹5人的家庭中,黄德坤排行老四。他从小沉默寡言,喜欢拳击,“善江湖气,不主动引人,也不被人欺侮,下手很重“,阿贵说,他喜欢独来独往,但与潘凯平自幼交好,“常替对方出头。”

而汽车修理工的儿子安坤,则比3个人都大了1岁。他成绩优异,恢复高考后,安坤考上了贵州民族学院(现贵州民族大学)中文系。这个当时的高学历者,先在乡政府锻炼,后调入凯里市公安局工作。

阿贵、黄德坤与潘凯平的青年时代则平淡很多。中学毕业后,他们前后进入凯运司公司工作,黄德坤做了汽车修理工

“黄德坤头脑灵活,在凯运司的时候,便时常从广东贩回电子表、摩托车回来卖。”阿贵说。

1992年,汽车修理工黄德坤离开生活20余年的凯运司,在社会上闯荡。

1990年代,经济春风从广东吹到湖南,又迅速席吹到了偏僻的黔东。

那时的凯里市区,以大十字商业中心为核心,往东止于技校,往西止于“大地春城”,面积不足现在的三分之一。站在东北高地俯瞰,城内的低矮建筑鳞次栉比,大十字附近的“8楼”因最高而成为地标性建筑。

2016年7月5日,当地官方宣布,黄德坤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纪委带走调查。

在1990年代的经济大浪中,凯里和这里的人们,急剧发生着变化。

黄德坤“下海”后,随着那个时期一步步前行。那个相对匮乏的时期,社会需要什么,他便提供甚么。

1993年,他租下凯运司俱乐部,经营着一家录音厅。随后,他又租下电影院,开办了当时凯里市唯一一家保龄球馆。

在当地,他的社会背景为众人所知:其大哥和大姐都在州公安局工作;姐夫在州里亦担任着一个要职;妻姐任某县领导。

“在凯运司那上千人的一代子弟里,这一家算是显赫了。”阿贵说。

1995年夏季的一天下午,阿贵离开凯运司时,遇见了多年未见的黄德坤。他穿着一件黑色皮夹克,留着板寸头,身体有些发福。

“阿贵哥你好!去哪里?”对方向他打招呼。这是阿贵最后一次看见他。

2

1996年,商人黄德坤遭难。他在市中心大十字附近经营的歌舞厅失火被烧,“家产散尽”。此后,凯运司的子弟们便很少看到他的身影。

1990年代的凯里,这样的往事还有很多。在当年失火地不远处的工人俱乐部,舞厅老板如今已是凯里的首富。1994年,第一家港资企业落户凯里——不久,这家涤纶厂的老板、港商李锦先的尸体在深夜偏僻处被发现,至今仍为悬案。

此时,潘凯平也离开了凯运司,在社会闯荡。而安坤则进入了领导层。1997年,33岁的安坤被调任大十字派出所任副所长。他与黄德坤、潘凯平常有来往。

但履新第二年,恶运降临在安坤头上。

据知情人士回想,当时安坤与妻子不合,便一人租住在当时的凯里电影院办公楼里。1998年10月18日清晨,他的尸体在租住处大约1米的楼梯道内被发现。

据一名当年接近案情的政法界人士回想。安坤死于前夜12点左右,生前遭钝器攻击头部,胸口有两处利器贯穿伤。“作案的是两人。不管哪一处,都是致命伤。”

事后警方发现,安坤佩带的一把“六四”式手枪失踪。州公安局随即成立了“10.17”专案组。

但一事未平,一事又起。

44天后,12月3日中午,时任中国银行凯里支行行长乐贵建和妻子、418医院(现更名为贵州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人事科科长房晓远被发现失联两天。同时失踪的还有他们的女儿乐璇。

房母随即打电话询问房晓远的弟弟、418医院医生房晓彬两人的着落。正在贵阳出差的房晓彬焦急赶回乐贵建夫妇位于医院背后的住所——家属楼17楼5楼501室。两人打开门后,屋内一家三口早倒在血泊中。屋内还有另外一具尸体,是邻居刘巧云。

据上述政法部门的知情人士透露,惨案产生在1998年12月1日中午一点半。后来的鉴定结果表明,13岁的乐璇与房晓远有多处匕首类伤口,乐贵建头部遭枪击,作案者系两人。

据多人回想,在行凶产生之时,住在对面三楼的刘巧云,当时听到异响后赶去“劝架”,不幸遇害。

418医院家属楼那栋红砖楼如今仍在。

“家里被搜遍了,连床垫也被划开。”据上述人士回想,乐贵建家中包括存折在内的财物尽失。“走访调查发现,一同丢失的还有他人送给乐贵建的一块价值30万元的金表。”

乐贵建出生于1956年,恢复高考后,他进入贵阳财经学院就学。据多人回想,乐贵建工作能力十分突出,毕业后他先进入水轮机厂工作,一路升至副厂长。后来,他曾参与凯里市中国银行筹建工作,并由第一副行长提升为行长。

1985年,州委干部之女房晓远与乐贵建结婚后,两人便居住在这个职工宿舍内。

就在遇害前不久,乐贵建刚刚被肯定调任中国银行驻新加坡营业点,动身时间是遇害的两周后。

上述人士泄漏,事发现场的弹痕对比显示,杀害乐贵建的,即安坤遇害时所丢的那把“六四”式手枪。所以,警方将“10.17”案与“12.01”案并案处理。

“为侦破这两起杀人案,投入了数百名警力。”上述政法部门人士说。

专案组的干警们远至各地,摸排线索,但却始终无一所获。“这案子过去了18年,专案组却从没有解散,坚持到现在。为了破这个案子,至少花费了上千万元。”上述人士说:“指纹等证据保存至今。”

这位内部人士说,警方曾一度怀疑,嫌疑人并不是当地人。“乐贵建多与上层人士交际,也曾怀疑是被雇用杀手所害。”

3

在凶手藏匿人海的18年间,潘凯平与黄德坤各自有着不同的境遇。

1998年灭门案发生后,潘凯平前往姐姐打工的浙江,音讯全无。

倾家荡产后的黄德坤,则重回驾驶员行业,开起了货车。

他命运的转机,产生在2000年。

此时,凯里市经济开发区准备在即。一名时任开发区领导回想,开发区公然向社会招聘了数名工勤司机,黄德坤便是其中之一。

黄德坤是经时任开发区工委二把手洪金洲介绍来的。洪金洲在来开发区前,曾任镇远县副县长。而黄德坤的妻姐,也是镇远1名县级领导。

在他眼里,黄德坤“低调、办事认真”,在领导看来比较懂事。据上述领导回想,直到2006年他调任时,黄德坤还是一名工勤人员,工资不足2000元。

2007年前后,黄德坤忽然进入了公务员队伍,并调入开发区城乡管理局任职。

据多人回想,1965年出身、初中毕业的黄德坤当时其实不符合招考条件。“但他改小了年龄,也拿到了一个大学文凭。”1名知情人士回想说。

仅仅3年后,他便提升为开发区城管局党支部书记、城管局局长。

多位知情人士透露,黄德坤进入公务员队伍并得到升迁,离不开洪金洲的提拔。

公然资料显示,洪金洲后升任黔东南州副州长。2013年,他因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落马。

在旁人眼里,黄德坤似乎不怎么像一个官员。“(他)江湖气很重,与下属称兄道弟。”上述知情人士说。

公然资料显示,2015年8月,黄德坤调任凯里市棚户区改造办公室副主任,级别为正科级。

案发现场已被封存多年,铁门上早已锈迹斑斑。摄影:刘海川。

但2016年7月5日,当地官方宣布,黄德坤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纪委带走调查。两个月后,他被移送检察院侦察。黄德坤被传在单位私设“小金库”。

1名接近黄德坤的公务人士称,黄德坤正是调动期间需要移交帐目时,被查出问题来的。2016年上半年,开发区城管局一名会计被纪检部门带走,随后进入侦察阶段。黄德坤曾计划前往检察院探视,遭到谢绝。

“数额还比较大。”1名当地法律界人士泄漏,黄德坤涉嫌的罪名有三:贪污罪、受贿罪和私分国家财产罪。

另据多个信源泄漏,2016年8月,凯运司公安科工作人员、黄德坤的3哥黄德凯因“涉嫌向黄德坤行贿90万元”,被调走调查。12月19日,黄德凯被开除党籍。

据一名政法界人士泄漏,在调任之前,黄德坤曾指示其3哥黄德凯倒卖其辖区内的一块土地。“倒手后赚了320万元。但黄德凯只分了90万元给黄德坤,为此两兄弟反目。”

而就在黄德坤被移送检察院后,那桩18年前的灭门悬案,忽然出现重大转机。

据多名当地知情人士泄漏,黄德坤在被移送检察院侦查后,依照规定被采集了指纹,经数据库比较后,发现与灭门案事发现场遗留的指纹重合。

尔后,灭门案的侦察工作获得重大进展。多年杳无音讯的潘凯平也被警方抓获。

上述政法界人士泄漏,嫌疑人作案的动机或为谋财。

“在1990年代,凯里地下赌场最多时到达数十家。黄德坤欠下一笔赌债。”他说,1996年遭受意外后,已倾家荡产的黄德坤走投无路之下,便与潘凯平商量抢银行。实行抢劫前,两名嫌疑人决定先弄一把手枪。

为实施计划,两人盯上了时任大十字派出所副所长安坤。在10月17日深夜,二人将安坤杀害后,并拿走了安坤的配枪。

这位不愿具名的政法界人士称,在尔后的44天里,两名嫌疑人曾计划持枪抢银行或运钞车,并进行了屡次踩点。“但后来发现时机不对,计划流产。”

随后,两人又盯上了中国银行凯里支行行长乐贵建。

据多个信源回想,乐贵建家境优越。1995年,他家中已经添置了空调、电冰箱。“家里的装修也是当时凯里最好的”。

1998年12月1日中午,屡次踩点后,两个犯罪嫌疑人将乐贵建一家3口杀害,并将闻声赶来的刘巧云灭口。

阿贵说:“我始终没法相信,这一起案件的嫌疑人,竟然是我的同年朋友,还是一个官员。”

如今,安坤遇害的电影公司大楼早已被撤除。如今,取而代之是凯里最繁华的商业步行街。

而乐贵建四人被害的职工宿舍——那栋有30年历史的红砖楼房仍然还在。只是随着医院这些年不断扩建,这栋建于1980年代的楼房已被淹没在后起的一栋栋楼房中。

(编者注:文中阿贵为化名)

红河灯盏花主要成分
韧带拉伤怎么办
便秘严重吃首荟通便胶囊好吗
宫颈炎好治疗吗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