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戒中山河 第两百二十九章 明镜谷之事

2020-01-16 21:39: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戒中山河 第两百二十九章 明镜谷之事

萧云升一呆,随即激动的叫道:“你怎能这般胡闹!你可知道我刚才有多么的难受!”

朱婉玉説道:“我知道你刚才很难受的……我全部都看在眼里呢……”

萧云升直直的看着朱婉玉,想起先前的绝望感受,现在还有些后怕不已,他喘息了好几口,説道:“无论如何,你能没事就太好了,你先前被带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又怎么会知道我来到这里了……”説到这里,他的声音忽然戛然而止,他猛地想到了一个事情,惊声説道:“那个带走我师姐的人莫非竟是你不成!”

“你师姐呢……叫的可真亲密……”朱婉玉神色复杂,“没错,带走余苑舞的人就是我,那封信笺正是我让青烟给你写的……那时候我们正要去四方邦找你呢,从凤城经过,一进城便听到了你的消息,原来堂堂的萧族长还特意跑到关内加入了新门派呢,并且和先前的死敌余苑舞做了伴侣……萧族长这般情根深种的,我自然不用再费劲到处寻你了,直接将余苑舞带走便可,你自然要追来了……后来凤城那边战斗剧烈起来,我怕你出事,还特意让青烟在那里暗中保护你,后面她见到你这个大英雄解救了凤城,确定你安全无事,才又回来了。”

朱婉玉身后那个叫做“青烟”的丫鬟走前了一步,她瞪了萧云升一眼,説道:“萧公子,你可是好没良心,居然在凤城又和别人偷偷好了,弄得我们xiǎo姐可是难受了很久,xiǎo姐都有些不想见你了呢,后面从余xiǎo姐口里得知你为了救玉xiǎo姐,一直从四方邦寻找到这里,她心里才稍微好受了些……刚才好在奴婢又帮了你一个大忙,让玉xiǎo姐测了一下你的心思,这才让玉xiǎo姐心中真正舒服了起来呢。”

“青烟,你不要乱説。”朱婉玉脸色一红,连声喝止着道。

“还真的是你!”萧云升目光抖落着,那个困扰在心头永远也想不通的疑问就这样解开了,挟持走余苑舞的人原来是朱婉玉,先前他曾经怀疑过天照道、天武会和安氏,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神秘人乃是朱婉玉。如今一切的疑问都通了,全都是朱婉玉做的好事,目的和动机也都明了了。

朱婉玉説道:“怎么不能是我啊,我就一辈子要给你当属下大部头,一辈子要紧紧服从你,永远也不敢劫持你的心上人,是不是?”

萧云升深深的看着朱婉玉,直感到有些无话可説,他摇了摇头,説道:“婉玉,你怎么总是和我开这种玩笑,你可知道弄的我心里有多乱!”

朱婉玉説道:“你恨我了是吗,那直接来杀我好了。”

萧云升皱眉説道:“婉玉,你这是説什么话,现在你怎地变得这么任性了。”

朱p>

朱婉玉撇了撇嘴,説道:“我不一直就这么任性吗。”

萧云升想起余苑舞,连声问道:“我师姐现在在哪里?你信笺上説的什么‘最后一面’只是故意戏弄我的对不对?”

朱婉玉幽怨的看了萧云升一眼,説道:“你放心好了,你的师姐现在好好的呢,便呆在我明镜谷。”

“明镜谷?”萧云升目光一抖,“原来你是被自家明镜谷给救出来了呢,这可是好,不然任你落在天照道的手里,那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

朱婉玉想起余苑舞,心中一肚子酸气,説道:“直接死在他们手里才好。”

后面青烟打趣道:“xiǎo姐,您可不能这么説,你就算是不为自己想想,也不为萧公子想想吗,你要是被天照道的害了,萧公子还不得为你找天照道算账啊,而以他的修为过去岂不是送死啊……刚才萧公子为了你那般失魂落魄的,你可都看在眼里了的,你该明白,他为了你当真是什么都去会做的。”

“青烟,怎么哪里都有你多嘴,你怎么不向xiǎo宁学学,给我安静一些。”朱婉玉啐道。

萧云升想起一事,説道:“是了,映雪她呢?也在明镜谷吧?”

朱婉玉身躯一颤,脸色忽然变得黯然了,説道:“映雪……我也不知道她怎样了……”

“怎么可能!当初天照道将你带走时,你不是将映雪带在身边的吗?”

朱婉玉缓缓説道:“我的确是和映雪被一起带走……当初天照道故意骗我,説我乃是圣道之人,想让我学会天照道的功法,然后去杀自己明镜谷的亲人……他们带着我们一直走到了关外,正好碰到了我们明镜谷弟子和天照道两方子弟在厮杀,我们被卷入进去,后面我表姐认出了我的身份,便将我带回明镜谷了,然而当时那边忽然来了个外人介入,乃是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她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忽然靠近过来和映雪説了两句话,然后就将映雪带走了。她修为太高,我们根本无法去追,现在映雪如何了,我也不清楚……”

“身穿白衣的女子?”萧云升身躯一震,他想到了他在关内遇到的那个白衣女子,心中暗道:“莫非是她?她为什么要带走映雪……”

朱婉玉疑惑的问道:“你知道这个人?”

萧云升脸色凝重,缓缓摇了摇头,説道:“不清楚,只是觉得此事太蹊跷了……”

“但愿映雪不会有事……”朱婉玉脸色黯然。

萧云升深吸了一口气,説道:“放心吧,映雪不会有事的,那白衣女子还能对映雪怎样,説不得是看中了映雪的资质,要收映雪为徒呢,映雪落到她的手中,总比落入到天照道手中要强一万倍吧,以后有机会我们一定会找到映雪的。”他将目光投回到朱婉玉身上,“无论如何,你能没事便谢天谢地了,我心中一颗大石头也总算是可以放下了,这次被你这样连番的戏弄着也认了。看你这般前呼后拥的,在明镜谷中想必是生活的极好的,我也为你高兴,是了,当年你到底是怎么遗落到我们碧云xiǎo地方的?”

朱婉玉説道:“我们明镜谷本有五大脉主,当年的岳脉主和我母亲因为天照道的事情不合,后面矛盾激化,他便服气将我带走……当年我那般xiǎo,哪里知道后面怎样了,不知怎地就遗落到碧云族落了,后面也是听别人説才知道是韩族长将我带回族落的,名字也是后来在衣服上发现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现在回家了便好,一切都安定下来了。”萧云升缓缓diǎn了diǎn头。

青烟説道:“谁説安定下来了啊,萧公子当玉xiǎo姐真的只是一心戏耍你吗,玉xiǎo姐找你是真的有事呢,玉xiǎo姐为这事情都急坏了,你要是不来救救玉xiǎo姐,玉xiǎo姐可就要去寻死了。”

“出什么事了?”萧云升目光一紧,连声问道。

婉玉神色复杂看了萧云升一眼,忽然低下头不説话了。

青烟説道:“我们明镜谷的谷脉之日便要到来了,按照规矩,到了岁数的女子便要出阁双修了,玉xiǎo姐虽是朱脉主的女儿,却也不能例外……柴脉主的公子柴宏觊觎玉xiǎo姐多时了,便趁着这个时候将事情和谷主提了出来,谷主倒也答应了……玉xiǎo姐啊,一门心思可都是系在你这个负心人身上呢,自然是万万不肯,

为了给谷主那里有个交代,自然便将你给抬了出来了,上次急着去四方邦找你,便是因为这事了……玉xiǎo姐説……她身子都失给你了,谷主这才同意她带你去明镜谷一见的……”

襄阳市中心医院
临沧市第二人民医院
癫痫病医院成都哪家好
河源治疗男科医院
唐山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