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革命吧女神 二百四三 小红上课,按需分配、人性根本和正向激励

2019-12-04 17:28: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革命吧女神 二百四三 小红上课,按需分配、人性根本和正向激励

小红帽的话让李奇既惊讶又喜悦,这么说就算满脑子想着天天换大明星女朋友不带重样的,也可以迎接大同主义的到来?

好吧这只是他属于地球世界的那部分人格发作了……

“所有把道德、思想觉悟、节制欲望跟大同主义联系在一起的论调,都只是打着大同主义的幌子,遮掩自己偷鸡摸狗的下流勾当!”

“问题出在哪里呢?出在你并没有真正理解‘物质极大丰富’和‘按需分配’指的是什么。”

小红帽翻到硬皮书某页,注意到李奇的目光,嗯咳一声道:“绝对不是我现炒现卖啊,我现在说的和等会要说的,都已经是完全理解了的东西,只是考虑到你的基础太差,需要循序渐进的讲解。”

“是是,我洗耳恭听”,李奇也顾不得跟她斗嘴了,这个问题他正心痒如猫挠。

“物质极大丰富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没有稀缺性,随处可得,随手可得。在这个基础上,才有按需分配。”

“按需分配说的是什么呢?不是需要你先得具备相应的思想觉悟,认识到自己需要多少是合理的,然后才去占有多少物质。说的是你不需要去考虑占有这个问题,你根本不必要占有超出你需求的物质。”

“举个简单的例子,空气和粮食、水一样,都是人类生存必需的物质。空气无处不在,无所不在,所以空气就是极大丰富的物质。”

“你会去占有超出你需求的空气吗?你会在家里堆一堆液化空气钢瓶,然后觉得自己比别人富裕,比别人优越吗?那只会让别人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你对吧?”

对!非常对!

李奇恍然,这就是说,物质极大丰富,是要丰富到类似空气的程度。而按需分配这个概念,以往都错误的理解为是一种有意识的行为,但在真正的大同主义社会里,按需分配说的是一种无意识的自然状态,是跟“使用”合二为一的,并不需要道德啊思想觉悟啊这些因素介入。

李奇觉得,如果忽略“分配”这个要点的话,把“按需分配”换成“随需而用”更贴切,更不容易误解。

“从历史的角度看,先要有什么样的道德水平,才能建成什么样的社会,这种论调在逻辑上也是错误的。从来都是生产力发展,生产关系进步,社会的道德水平再做出相应的调整。”

“所以,把道德水平作为实现大同主义的前提条件,这是荒谬的!宣传这种论调,要么是把锅丢给人民,每届人民都不行嘛。要么是在麻痹人民,让人民以为大同主义必须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所以一直得等下去。”

小红帽说得激动,又站在沙发上挥手叉腰,李奇咳嗽着道:“您的神意有跨越世界的嫌疑,小心那个……你知道的。”

小红帽鄙夷而又无奈的嘁了一声,停止了超出本世界所需的论述。

“总之吧,建设大同主义,跟人民的思想觉悟没关系

,就算是以费恩凡人的中世纪道德水平,只要翻身做了主人,也能建成大同主义。”

小红帽这个论断,李奇还是有不同意见:“但我觉得思想觉悟还是会影响大同主义的,我们费共作为领导者,必须信仰《赤红之书》凝结的大同主义,才能获得超凡力量,所以信仰可以保持纯净,可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大同主义奉献牺牲。一般人就没这么高尚了,他们仍然被自私的人性主宰着,对物质的贪欲是难以克制的。”

“的确,基本的生活物质,我们可以做到极大丰富。但那些稀缺性的物质,还是会引发竞争,这时候用什么来约束呢?除了继续推动生产力发展,不断的将稀缺性物质变成非稀缺性之外,不还是得提高他们的思想觉悟,让他们克制欲望吗?”

“这就是你对大同主义的又一个错误认识!”

小红帽开始向播音腔进化:“这源于你对人性的错误认识,人性善恶,人性自私,这样的表述并不适用于生产关系的范畴。既然我们谈生产关系,那就得从这个层面看人性。”

“这个层面下的人性是什么呢?不是善恶,也不是自私,而是趋利避害!”

“克制贪婪能获得更大好处,那人一定会去克制。如果不仅没有好处,反而受到惩罚,他就会更加贪婪。劣币驱逐良币,用在人性上也是成立的。这是社会环境,是生产关系决定的。”

李奇举手:“既然贪婪就已经得到好处,那还能得到什么好处?这似乎有点……”

小红帽似乎在这等着他呢,嘿嘿笑道:“所以啊,事情又要回到你刚才说的稀缺物质上了。”

“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虽然有很多人批评,但还没人提出更权威更完整的理论,用在大同主义的讨论上没问题吧?”

李奇连连点头,这个理论根本就找不到替代的啊。

“我们再简化一下,把马斯洛的五个层次压缩到三个层次,生理和安全需求归为生存需求,情感和尊重需求归于群体需求,最后是自我实现需求。”

小红帽侃侃而谈,在李奇心目中,这一刻她还真如导师一般高大。

“把这三个层次的需求跟物质联系起来看,就很有趣了。生存需求跟哪些物质有关?在大同主义社会里,肯定是非稀缺性的物质。那么稀缺性的物质,关联的是一个人的群体需求,以及自我实现的需求。”

“大同主义社会里,人的群体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是什么样子的,先得搞清楚这个,才能确定稀缺物质是什么样的。”

小红帽话峰一转:“讨论这个之前,先来看看资本主义社会的情况。”

“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哪怕是关联生存需求的物质,也是稀缺的。而关联群体需求和自我实现的物质,具体是哪些?”

“精致的食物、豪华的住所、奢侈品以及一切张扬等级,区分贵贱的商品,对吧?”

“为什么会这样呢?很简单,人在生存需求得到满足后,就会追求群体需求。群体需求的具体表现是什么?正向的看,是追求认可、尊重甚至拥戴,负向的看,就是攀比、竞争、秀优越感乃至压迫他人。”

“在资本主义社会里,一切都可以通过金钱交换,群体需求依附的稀缺物质必然被金钱量化,不管是认可还是攀比,都会依附于金钱。刚才说了,人性是趋利避害的,一切向钱看,用这话来谴责资本主义下的人性是荒唐的,因为这是人性的正常状态。只有追逐金钱,你的生存需求、群体需求才会得到满足。如果你对着干,就会受到惩罚,连基本的生存需求都满足不了。”

“更深层次的是,资本主义社会是剥削社会,是用资本压迫人民的社会,这让整个社会是由负向刺激主导的。人们追逐金钱,以此满足自己的高级需求,方向必然是攀比、竞争、压迫这样的负向刺激,资本主义社会的一切都由金钱打上了等级标记,就是这么来的。”

“李奇,你在地球世界努力向上,扪心自问,是因为钱多可以让你满足更多的需求,由此饱受鼓舞,还是因为钱少让你觉得应有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觉得沮丧和惶恐?对的,二者都有,但哪个占主导呢?”

李奇深深叹息,这还用说?什么叫社会教作人?想起“社会”这玩意,就想到了苦痛女士的九尾鞭。

另外,负向刺激……

“怎么你这么一说,我就想起那种你不充值怎么可能强大的游呢?那种游戏的核心模式就是负向刺激。你穿着三千块的装备出门,被穿着三万块的大佬玩家秒了,于是你充了三十万再去杀回来。最终游戏就变成大量吊丝玩家陪一小撮土豪玩。”

“懂得举一反三了,不错”,小红帽赞扬道:“你先把这个想法存住进程,咱们转到大同主义社会。”

“在大同主义社会里,生存需求所需的物质变成了非稀缺性的,人只需要满足后两项需求。”

“同时我们禁绝了私人资本,消灭了剥削压迫,那么资本主义社会里依附于金钱的攀比竞争,就失去了意义。”

“不管是在资本主义社会,还是在大同主义社会,人性都是不变的。在生存需求满足后,人就会寻求满足更高级的需求。那么你想想,这时候用来满足群体需求和自我实现的是什么物质,它为什么会稀缺,而高级需求的具体表现,是正向刺激呢还是负向刺激呢?”

小红帽的问题让李奇有些苦恼,他的思维能跟到这里已经很辛苦了。

见他两眼发直的模样,小红帽白了白眼,降低难度:“你可以代入地球世界想想,如果你衣食无忧,又有宽敞住房,好吧再给你老婆孩子,三子登科,你会做什么?”

“我会……”

李奇心口骤然热了起来:“我会钻研飞行器设计,纯兴趣的,高考的时候分不够北航我还暗地里哭过。我还要造太空战舰模型,做科幻游戏,总之……千亿星辰千亿光芒!”

“哟……”

小红帽有点讶异:“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真没想到,你这岁数的孩子,对杨威利也这么着迷。”

“我老爸的书,很小的时候就在看了”,李奇不好意思的挠头,接着也愕然:“我这岁数的孩子?您老……贵庚?”

小红帽红着脸叫道:“就许你看你爸的书,不许我看我爸的书!”

“回到正题!”

小红帽板起了脸:“你刚才说的就是兴趣,爱好,对吧?沉浸在这上面的感觉如何?”

李奇点头:“那当然好了,如果你本身就喜欢织毛衣,然后给男朋友织了一件特别漂亮,市面上根本买不到的,堪称艺术品的毛衣,你就该懂得我每天花一个小时,连续忙了一个月,终于拼好了两千比一的执行者号超级歼星舰模型那时候是什么感觉。”

“我没有男……”

小红帽咬牙切齿的道:“除开那部分,其他的算你说得对!然后,你要是敢再窥探和套话,别怪我在你灵魂里刻禁思诅咒!”

李奇赶紧认罪,小红帽话归正题:“如果你的兴趣爱好,不仅能实现自我,同时也对社会有贡献有价值,能获得别人认可,你有什么感觉?”

李奇感慨的叹道:“这就是至极的幸福啊,还有什么是比这更美妙的事情呢?”

然后他若有所悟:“你是说……”

“你想到了?”

小红帽道:“我先申明一点,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被人最诟病的地方,就是他认为人的需求层次是一级级递升的。刚才我们谈到的例子,就说明了需求层次并不是严格的递进关系。群体需求和自我实现,有时候是并行的,有时候是通过自我实现,再获得群体认同,是反过来的。”

“在大同主义社会里,人的需求层次就有了变化,既然生存需求得到了满足,那么就跟空气一样可以忽略不计了。对人们来说,更高层次的需求,反而成了最基础的需求,那是什么呢?就是自我实现。”

“那时候人们,至少是大多数人吧,不就会跟你一样,专注在让自己得到极致愉悦的兴趣爱好上?再之后,你会不会融入跟兴趣爱好相关的群体,去寻求群体的认同和尊重?而后更进一步,推动群体以及自己,获得所有人的认同和尊重?”

李奇也有了感触:“是啊,在地球世界里,很多事情,在资本没有介入之前,就跟你说的这种状况一样。论坛、文、开源软件、公益事业,最初大家并不求金钱回报,而是赢得大家的关注和尊重。等资本进来后,什么都变了。”

小红帽欣慰的道:“说得好,这也说明,大同主义的一鳞半角,其实早就在我们身边出现了。”

她把刚才关于游戏的话题进程捡了起来:“如果把大同主义也比做游的话,它首先是确保公平,不会有人因为竞争失败,连基本的生存都保障不了。其次是通过正向刺激来满足人的群体需求以及自我实现,而不是用连生存需求都被威胁到的惩罚来逼迫人前进。”

“本着趋利避害的人性,在资本主义社会,有多少人为了金钱拼命,在大同主义社会,就会有多少人为了自我实现,为了群体认可拼命。正向刺激和负向刺激哪个效果更好?为兴趣爱好做事和单纯为赚钱做事,哪个效率更高?你自己有体会。”

“所以啊,有些人说,到了大同主义社会,思想觉悟低的人会变成社会蛀虫,这种论断也是荒唐可笑的。”

李奇再举手:“这是挺好的,但感觉有点理想化了,关于稀缺物质……”

“没错,稀缺物质,我正要说这个。”

小红帽看来真是准备充足,一点也没被李奇难住:“稀缺物质,就是劳动啊。”

她笑意盈盈的道:“知道为什么劳动是人在大同主义社会的第一需要吗?就因为那时候劳动才是稀缺物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