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归来的宗师 第3章:真·形意拳

2020-01-17 00:19: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归来的宗师 第3章:真·形意拳

清晨起了一个大早。

唐田每天早上都会早起打拳,两年来,这已经是一种深入骨髓的习惯了。

家属院里肯定是不能打的,因为自己打形意拳的时候动静很大,会惊扰到他人。所以唐田在吃过早饭之后,就跑步来到了家属院附近的河边。

河边经过开发,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公园广场。不仅仅唐田会晨练,每天早上来河边晨练的人非常多。

唐田走到一处空旷的场地,突然发现不远处的草坪里,竟然有三个老头在站三体式。

三体式,是形意拳的站桩功。也是形意拳的基础,更有一切源于三体式之说。而三体式,也只有形意拳习练者才会练。

“咦?在练形意拳?”

唐田眉头一挑,好奇的走了过去观看。

三个穿着功夫服的老头眉头皱了起来,看着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站在旁边看,心中感到有些厌烦。

但是也不好驱赶,只能各自继续练。

唐田看了一会儿,眉头也皱了起来,喃喃一声:“这三体式站的……三体式就是要双腿犹如扎根在大地之中,不动如山,比马步还要稳。这几人虽然年迈,但是站的也太虚浮无力了吧?方法都不对。”

其中一个老头听见了唐田的嘀咕,心中更是厌烦无比,你懂个屁。年纪轻轻的,还敢对我们这练了十几年形意拳的老师傅评头论足?你知道什么是形意拳么?

但是却并不准备和唐田一般见识。

站了一会儿三体式,三个老头收工,然后猛然提拳往出击打。这是站完了桩功,开始打五行拳了。

所谓五行拳,便是根据金木水火土而来的五种拳路:钻拳、炮拳、横拳、崩拳、劈拳。

而三人现在打的就是钻拳。

唐田看了一会儿,眉头皱的越来越紧:“这钻拳打的……钻拳属水,本该阴险刁钻,有阴柔绵绵不绝之意。这怎么打出来跟乱打的一样。”

三个老人也是耳目甚好,都听到了唐田的话。险些气的吐血,你懂个屁,我们打了十几年了,没你个二十郎当岁的年轻人懂?

看了一会儿,唐田再也没有兴趣了。

他大概知道,恐怕这几个老头打的,就是传说中的假形意拳了吧?

唐田也没有走远,就在不远处的空地脱掉了外套,也开始准备习练每日功课了。

这时,三个老头刚好打完了一套停歇下来,转眼一看,竟然发现唐田也准备打拳了。

其中一个老头嗤笑一声:“毛都没长齐,竟然还敢对我们评头论足?也亏是我们修养好,不跟他计较。”

“咦?看他的起手式,难道他也是练形意拳的?”

“同行啊。”

“呸,什么同行?形意拳这种博大精深的内家拳,不是小毛孩子能明白的。跟那些外家拳不一样,不是学会个动作就可以的,要悟。”

“走,过去看看。难得年轻人对内家拳有钻研,刘老给指点一番也算是他的机缘。”

被称为刘老的老头哈哈大笑:“正好歇息片刻,那就过去看看。”

三个老头说说笑笑的走了过来,都觉得自己很大度,不计较之前唐田评价他们的错误。都很心胸宽广的过来,准备‘以德报怨’给唐田指点一下迷津。

唐田也注意到了三人过来,但是并未搭理。

深吸一口气,将状态调整起来之后。

身子猛地往下微微一蹲,右手探出,左手往下一压,随即右脚上前半步。

就在动作成型的这一瞬间,整个人的气势变得极其凌厉,似乎化为了一把嗜血的大枪杵在这里。又仿佛是瞬间化为了一颗老树,扎根在了这大地之上。

微微闭上眼睛,调整呼吸。

只觉得全身毛孔都张开了。鼻子嘴巴全部闭合,而全身的毛孔却代替了口鼻在呼吸。胸膛不动不起伏,已经瞬间转为‘胎息’。

‘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肩与胯合、肘与膝合、手与足合。’

心中默念着三体式的口诀,不由自主的做着微调。

此时的唐田,气势极其强大。是一种极其可怕的气势。

周身更是发生了诡异之事,却见脚下草丛里的昆虫竟然疯狂的跳了起来,飞快的逃离唐田的周身范围。旁边一颗树上本来歇着几只麻雀,就在唐田摆好三体式的一瞬间,全部发出了凄厉的叫声,振翅却根本飞不走了。片刻后,竟然是直接一头从树上栽了下来,摔在地上不断抽搐。

此时的他,不是唐田了。而是一头随时准备杀人的猛虎。

三个老头猛然间驻足,惊恐的看着十几米开外定定站着的唐田。

刘老惊呼一声:“这是……这是三体式?”

“我的天,三体式怎么可能站成这样的境界?”

“刚才我眼花了么?就在他摆好三体式的瞬间,我突然就感觉他整个人消失不见了,忽隐忽现的。”

“我也是这样的,突然就看见他不见了。一会儿有,一会儿没有。”

三个老头彻底惊呆了。即使站在十几米开外,却依然感到一种心悸,心都在颤抖。就像是动物遇到了天敌一样,本能的出现了恐惧……

刘老惊惧的看着站三体式的唐田,忽然间,心神一震。

我有一部残本无名书籍,上边记载,形意拳分真假。难道……他练的就是书上说的那种,真形意拳?真武?

刘老越想越是震惊,他曾经只以为,那半部书上全是吹嘘的话,不辨真假。

形意拳、太极拳、八卦掌,怎么可能还分一个真与假呢?

那书上还说,世间人练武,也分为真武、假武。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刘老嗤之以鼻。纯粹是无稽之谈。

要不是看见那半部书籍年代久远,是明末清初流传下来的,还有点收藏价值。他早就把这种无稽之谈的扯淡书扔了。

但是今天,猛然间想起了自己的那半本书,刘老变得惊恐了起来。

‘难道……难道世间武功,真的分为真武与假武?难道,我练的真的是假形意拳?而眼前这个年轻人练的,是真形意拳?’

刘老越想越觉得腿软,这一切都颠覆了自己的三观啊。

肇庆市中医院
塔河县中医医院
四川白癜风
衡水哪家医院治白癜风
天津治疗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