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政府补贴进了谁的腰包 中石油去年获94亿补贴居首

2019-12-04 10:01: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每年年报披露之际,我们都会发现大量上市公司依靠政府补贴实现咸鱼翻身,去年年报显示,超过九成已披露年报的上市公司获得政府补贴,其中七成的补贴被国有企业领走。中国石油以94.06亿元成为获得政府补贴最多的A股上市公司,作为利润丰厚的垄断寡头,为何获得如此多的补贴?政府的救济到底该谁吃?这些已经成为无法回避的话题。

政府补贴数额再创新高

政府对上市公司的救济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有些细微的变化,但仍然对某些固定的企业青睐有加。

同花顺iFinD统计显示,根据已公布年报的上市公司数据显示,2012年共有1646家获得政府补贴,总额达到564亿元。而2011年补贴总额为470.48亿元。2010年这一数据为400.35亿元。非常明显,2012年年报显示得到政府补贴数额再创新高。

值得注意的是,每一年的“补贴王”获得政府补贴的数字也在不断创出新高。2010年美的电器以获得24.99亿元的补贴成为当年的补贴王;2011年中国石油以67.34亿元夺得当年获补贴之冠;去年中国石油再次以94.06亿元的政府补贴成为获得补贴额度最高的上市公司。

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发现,政府补贴几乎涵盖上市公司所有行业。一位私募人士表示,2012年新兴行业获得政府补贴比较多,电子、化工、信息服务、机械设备等行业得到的政府补贴规模也比较大。但获补贴最多的还是国有的能源和冶炼等行业。

国有企业成为获补贴重点

在几年来的政府补贴前十名排行榜中,国有企业,尤其是央企,均占多数。

在2010年政府补贴排行榜中,央企占了补贴榜前十名的半壁江山,它们分别是长江电力、中国石油、中国中冶、丰原生化、中国国航。

2011年,获政府补贴前十名的上市公司中共有八家国有控股企业,分别是中国石油、长江电力、深南电、中国石化、华菱钢铁、华能国际、东方航空、广汽集团。

2012年数据显示,中国石油再次蝉联获政府补贴之冠,此外中国石化、重庆钢铁、东方航空、中国国航、南方航空、海螺水泥、*ST远洋、上汽集团、中国铝业跻身政府补贴数额前十名单。

其中,2012年中国石油获得94.06亿元补贴位列第一;获得补贴数额超过20亿元的有三家上市公司,分别为中国石化、中兴通讯和重庆钢铁,其中两家为国企;此外,东方航空、中国国航、南方航空、海螺水泥四家国企获得补贴数额超过10亿元。

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在2012年的补贴中,有七成的金额补贴给了国有企业。但依然有不少国企越补越虚,特别是53家央企或具有央企背景的巨头,其中,*ST远洋、中国铝业和中国中冶三大央企补贴了22亿元,但三家企业累计亏损达到247亿元。

靠补贴净利润勉强“转正”

政府财政补贴一直是A股市场独特的“保留节目”。查阅2005年至今上市公司有关政府补贴的公告可以发现,无论是政府补助的覆盖面还是补助金额,都呈扩大和加速趋势。

历数多年来的政府补贴,其名目之繁多,令人眼花缭乱。最主要的补贴方式分三种:税收返还、财政拨款和补偿性收入。但仅技术一类,就有科研补贴和贴息、高新技术项目补贴、产业振兴和技改专项资金、高新技术国家补贴计划、重大科技创新项目补贴……歌华有线、TCL、三安光电均获得因生产某一类特定产品的补贴款,如歌华有线的机顶盒、三安光电的国产大功率LED芯片;中国国航、东方航空、南方航空获得的政府补助主要来自于地方政府鼓励经营某些航线而给予的补贴。

统计数据显示,在目前已经发布年报的上市公司中有97家公司是靠政府补贴才实现净利润由负转正的。

重庆钢铁2012年获得20.02亿元的政府补贴,而重庆钢铁2012年净利润仅为9881万元,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政府补贴,重庆钢铁将巨亏19亿元。TCL集团2012年实现营业收入696.29亿元,同比增长14.46%,但净利润7.96亿元,同比下降21.43%。而该公司年报显示,2012年该公司累计获得的政府补贴达到13.28亿元,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8.07亿元。

此外,天山股份、歌华有线等虽然净利润达到3.19亿元和2.97亿元,但获得的政府补助分别达到3.39亿元和4.19亿元。

在获得补贴的上市公司中,有部分企业处于“戴帽”和退市的边缘,地方政府在此时送出红包正好能缓解公司的燃眉之急。

“从一定意义上来看,政府对上市公司的补贴,是基于提高企业效率或社会效益的目的,不仅能够实现更多的就业岗位,而且能达到扶持产业结构升级的目的。但是政府对上市公司补贴过于热衷,说明政府完成政绩工程的目的更明确一些。”中投顾问宏观经济研究员马遥说。

畸形现象遭专家批驳

财政补贴的上市公司公告此起彼伏,成为了扮亮上市公司业绩,甚至助力扭亏为盈的利器。对此畸形现象,不少专家予以批驳。

有私幕人士认为,业绩如何、亏损与否,对上市企业事关重大,尤其关系到它们继续留在资本市场的资格和投资评级;或者说,ST与否和退市风险都基于此。通过争取到政府补贴,逃脱被ST的可能,甚至规避退市的可能,这让依据上市公司业绩来进行风险评估和投资价值评估的监管指标和投资分析都变成了纸上谈兵,毫无现实意义。假如补贴针对创业企业,甚至“扶上马、再送一程”,那无可厚非。但对于已然上市的企业来说,早已脱离了创业企业的范畴,其存在价值本身就在于为投资者、为社会创造更多更大的财富,用自身的盈利能力向社会进行输出。然而显示中的上述企业行为恰恰相反,它们依赖政府的“反哺”而生存,不断地在消耗社会财富。

有分析师指出,因为补贴作为很多地方政府留住企业或者吸引企业的重要手段在发挥作用,甚至将上市公司的数量和被ST的多少作为政绩考核的指标。于是乎,你方唱罢我登场,各地政府竞相补贴。这样做的结果是,谁不补贴谁就留不住旧的企业、更招不来新的企业。如此一来,原本应当服务于百姓、服务于公共事业的税收重又流回企业的腰包,无异于竭泽而渔。

南京财经大学张玉和提出建设性建议,认为目前应该修改《证券法》有关股票上市发行和退市的盈利规定,明确规定企业盈利不包括任何形式的政府补贴(除了产业补贴、出口退税外)。此外,我国要制定《政府补贴法》,对中央政府特别是地方政府的补贴行为严格规范,形成公开、公正、透明的补贴体制,使政府官员不能随便挥霍纳税人的钱,斩断官商勾结的渠道,以利于形成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使真正具有成长性的企业脱颖而出。

新泰市中医院
武汉心和堂中医门诊部
淄博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汕头包皮过长切割手术
云南哪家医院妇科较正规
分享到: